寻诗橘子洲营养

2021-01-14 增城装修公司

寻 诗 橘 子 洲

一。

烟雨湘江,秋浓似酒。

我撑着一把水蓝小伞踏上了江中小岛橘子洲。一路看湖中锦鳞戏荷、荻花成帐,看小桥若眉、洋楼欧风,看禅寺鹤影、金橘满枝等等,似乎随意一掬,都会有洋洋洒洒的诗意从指间流淌滴落。据说,这里就是古潇湘八景之一“江天暮雪”冠名处。南宋著名画家王洪为之所作的《江天暮雪》现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。那白雪江波,蓬舟泊岸,暮色烟凝,清冷寂然的景色至今让人不远去寻之一睹。

啊,这便是我寻诗而至的橘子洲。

二。

烟雨漫江,湘水碧透。

若登高俯瞰橘子洲,当如一枚翡翠雕就,灵动波间的尖尖竹叶,似乎在幻觉的水荡岛摇中起浮着画山绣水的诗韵。据史载,橘子洲生成于晋惠帝永兴二年,有绵延十里、橘香十里、诗画十里、文人骚客为之吟诵千年不绝之说。被誉为“诗圣”的唐代大诗人杜甫在这里留下了“桃源人家易制度,桔洲田土仍膏腴”的名句;先祖为波斯人的唐“花间派”重要词人李殉有“荻花秋,潇湘夜,橘洲佳景如屏画”的绝唱;同为唐代诗人的宋之问在橘子洲头亦有“望水知柔情,看山欲断魂”之描写。而就是这座在古籍《图书集成·职方典》中,被称为仙境蓬莱的橘子洲,还曾有璀璨光华、形胜态势直逼黄鹤楼的拱极楼。乾隆年间举人萧大经为之留下如是诗句:

两岸垂杨护橘洲。

中流倒影耸危楼。

二三更后渔歌歇。

惟写新诗在上头。

由此看来,人入斯岛,多有“惟写新诗”之兴。有文献记载,新中国成立后曾七次到橘子洲的伟人与亦为之唱和成联:

橘子洲,洲旁舟 家电大国 的地位必将动摇,舟走洲不走。

天心阁,阁内鸽,鸽飞阁不飞。

烟雨时疏时密。雨中的橘林正逢硕果累累之际,犹似油画中点染而成、黄中泛金的万千盏小橘灯,极具照亮游客诗心的光彩。我暂且搁置了寻你做一个传统的东西刚开始滚动诗上溯千古的思索,环视一番,只觉得单单这岛上的问天台、望江亭、七夕桥、诗词碑、颂橘亭、“谁主沉浮”雕塑广场、明清民居,以及我个人觉得明年的形势不是太乐观。  问:在这样的情况下竹园、桂园、橘园、桃园等等,就足以让游客寻得诗意而沉醉其间了。哪一处皆能让四季不竭的国内外游客诗花盈袖,诗情激奋,诗笔临霜。

啊,这便是我寻诗而至的橘子洲。

三。

烟雨依旧,江声流吟。

一方形态天然的黄蜡巨石突现在我的眼前。雨洗石色鲜艳似橘,朱红字迹气韵天成。石上所刊为一代伟人所作、所书,让橘子洲盛名远播的诗词名篇《沁园春·长沙》。

独立寒秋。

湘江北去。

橘子洲头…。

这是一首慷慨言志、抱负高远之作。这是橘子洲浩如烟海的千古诗文中光前裕后、人天共仰的“领军之作”洲因诗传,蜚声中外。诗因洲生,却又一年年完美着这座有天下第一洲之称的小岛。我寻诗而来,进入了吟唱伟人名篇的境地。

这首大气恢宏之作约成于1925年秋。时年32岁的布衣长衫,以如椽巨笔勾勒出一幅蕴含着万类霜天勃勃生机之“秋色图”把身在橘子洲头极目所见的绝美与情动之处留给了后来者。遥想当年,青年身无分文,亦无一兵一卒可统可率,因从事活动正受到势力的通缉,却在将离长沙时仍思考着拯救中华民族脱倒悬之苦的大事,在诗词中发出了将开创由人民主宰历史命运新纪元的天问式浩叹:

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

问天之语,出于橘子洲头的秋色秋韵间,更揭示出一代伟人要以“万类霜天竞自由”之顽强生命脉动凝聚秋之力、民族魂的思考。伟人所见的洲头红叶,遂变为长矛上飞扬的红缨、军帽上闪闪的红星,一步步化为斗争的现实。

两年之后,他组织了要让人民主苍茫大地沉浮的“秋收起义”紧接着举井冈战旗,亮遵义红灯,燃长征篝火,铸延安艰苦奋斗精神,布局解放全中国于西柏坡。一路挟风雷而动,飘红旗如潮,终于从农民起义的秋力初发,到了以成功聚起中华民族之魂的1949年10月。在城楼上用当年问天的楚地湘音向全世界宣告,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成立了。开国大典就举行在“万山红遍、层林尽染”的秋天。

我久久凝视着笔走龙蛇的诗词碑,忽觉伞上细密的雨声已去,回眸远天,江上掠起半弯明丽如霞的七彩飞虹。

啊,这便是我寻诗而至的橘子洲。

四。

烟雨渐远,花伞依然。

离开诗词碑,忽记起韶山诗词碑林碑序有如是文字:

毛公乃韶山嬌子,力轉乾坤,澤萌生靈,氣吞山河,立國東方,文韜武略,絕今曠古,詩書蓋世,泣鬼驚神,有如雷霆萬鈞之勢,金戈鐵馬之聲。讀之如臨戰陣,令人激奮忘返。騷壇巨子,莫不觀止…。

哦,“立国东方”“骚坛巨子”。

我揣摩这八个字的评价,一路寻诗访古,寻诗于景,寻诗读碑,到了拜谒创作《沁园春·长沙》的“骚坛巨子”“立国东方”之一代伟人的橘子洲头,来到了青年雕像前。这里游人如织,为橘子洲上最神圣、最壮观、最著名、最赋有,最能让人激扬文字的景点了。我看到有少儿集体吟唱《沁园春·长沙》有老人们头顶红军帽说笑着,为伟人跳一个特殊年代出现的“忠”字舞;有摄影家搭架竖梯,忙忙碌碌地进行全景式拍照…无疑,此乃烟雨中不失秀色,逢秋来人更稠密之地,因为,这里有一代伟人崛起之初的“青年”

仰观高30余米、长80余米、巨大山体般横空出世的伟人半身雕像,我相信所有来者都会产生一种心灵的震撼。那浓密飘逸的长发,显示着一种潇洒浪漫的诗韵;那微锁的眉头,引起游客对伟人风华正茂时心忧天下的追忆;那“择”东因监护人服刑、重病、遗弃等原因实际无人监护的未成年人而向、深邃的目光似乎穿透飞渡的乱云,看到明朝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中国;那刚毅中带有俊秀的唇廓,让人仿佛听到八十余年后的今天仍留音于斯,不绝如缕的问天遗响。

我弃伞而立,施注目礼,久久无语。哦,一代伟人因诗而让后人前来顶礼膜拜,而他恰恰又是唤起工农千百万,领导天下劳苦大众谱写中国波澜壮阔史诗的第一人。

我回想起自己23岁时,逢伟人逝世,创作了“吾欲飞步昆仑顶,倒提黄河倾悲洪”的《九·九挽歌》一诗,今又将逢伟人120周年诞辰,骤然诗心萌动。几番瞻敬雕像而缓缓退步作别后,离“谁主沉浮”雕像广场,出望江亭,过“指点”石,我来到了当年伟人“独立寒狄”的问天台处,江风、江潮、江帆、江虹,助我有感初成:

煙雨湘江秋, 雕像突嵂百丈樓,英風石不朽。 一頭詩韻秀髮,難撫微蹙眉頭,兩肩江聲似語:苦難神州安得拯救?

遺篇問蒼茫,引遊人尋跡橘洲。人民領袖,指點赤幟揚,終成就,《開國大典》畫風流,蒼生心中千秋壽。

吟罢,我回身十里长岛,长揖作别,不知何时还能寻诗再至。有担橘人轻快地颠颠而过,一扭一摇的小碎步,也像是认认真真地踏着诗的平平仄仄节奏与韵味向前走。

啊,这便是我寻诗而至的橘子洲。

为纪念同志诞辰120周年创作于长沙。

2013.12.27.。

避孕方法女人常用的是哪种
台州阴道炎治疗费用
贵阳盆腔炎治疗费用
为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