蝼游

2020-08-05 增城装修公司

四下空旷的原野,露头的只是路两旁的野草。

他朝前走,一缕莫名的风吹来,他不得不侧过头,风迎面走过,木讷话语含在微睁的眼中。

他烦恼,于是低下头,眼睛却看不着路。

他的身体往脚的方向挪动,脑袋在肩膀上颠簸。

地上的碎石不知何时多了起来,这是他踩中一块险些跌倒时发现的。

他抬起目光,尽头何时变得那么遥远,他有些后悔把头抬起了。

也许只是不愿把头再放下去,他转过身,抓住身边的细干向后看去,一条无尽的空气隧道仿佛正冲着他吼叫,路的两旁,已被尖尖的林海铺满。

粗韧的树干斜立着,它们总是一起要迎着风曲下腰来,有些怪状难看的,偏偏往别的方向昂头,也难免被压着一齐躺下。

这些树足够高大,那也不错,只要小心点,倒不用担心被碰着。

他往里走,又打住。

莫名的声声入耳,像是金属在摩挲树皮,一片极大的怪状阴影压在青绿之上,一晃便又过去了,他心想那是什么,该目睹一下才好,身体才又赶忙向后退去。

路上有好多奇形怪状的巨石,正自莫名的微微跳动。

他小心翼翼的避开,脚下的路忽然随之颤抖,这让他的直立变得艰难,他真想挪动腿脚,好去倚靠那边的大树。

颤抖愈发剧烈,他只得让身体匍匐,他似乎毫无其他行动的必要,他索性懒得再动了。

铺天盖地的轰鸣声笼罩过来,漫天的嶙峋滚石,卷携着亟待释放的嗡嗡激流,将他身上的空气碾轧而过。

也许是那么点幸运,他还能闷声吐气,也许是他将身体贴得够低。

世界忽然变暗,又由暗转黑,一袭夜幕从地平线掀起,好似越过了空间,瞬息降临到他的眼前,化作一个巨大的口袋,不停的将黑暗埋入其中。

他将堕入黑暗,他不是无力爬起,他已然变得毫不在意。

“小心”

空灵一声激励,效果立竿见影,他猛然间爬起,思维随之惊醒。

眼前的黑似被那美妙的声音刮淡了,显出暗来,只看见漫天的黑点,被笼罩在黑暗中的巨大时空罗盘驱赶着涌来。

他慌忙将身体贴在近处一块大黑斑上,感觉到那是一块石头,手脚便尽力抓住凹陷处,这岂非临时的选择,他几乎做不到更好。

最后一只脚堪堪搭上时,他尚未来得及为勇气睁眼,所有一切便呼啸而至,将所有一切淹没。

漫漫黑暗转而潮水般褪去,光芒撕咬开无数道缝隙,夜空转瞬披上一件白衣,他勉强睁眼扫了下面一眼,林海正在远离,大地却好似向他逼近。

他揉尽眼前的晕眩,暗自心惊,就在刚才,在那如同末日的黑暗吞噬下,他虽充满勇气,却自知生死已由不得自己。

黑幕野蛮扇出了那一掌,巨石流星般射出,直至落入天际,这是好运吗,也许只是痛苦开始的手段。

他依然紧抱着巨石,它已经飞的足够高,渐渐远离风的呼吸,他眷恋风的呼吸,如不在此高处。

视野里出现了一只鸟,很大,几乎遮住了半边天,那鸟正向他靠近。

他不愿继续抱着一块即将坠落的巨石,时机一到,他即踩踏石顶跃向那只鸟,巨石的呼啸声远去。

他跳得很用力,那只鸟近在咫尺,他的手扯着身体逼近,他感叹自己的手怎么不连在一起,那么他就轻易抓住这鸟了。

他阖了一下眼帘,奇怪的事情发生,天空陡然变大了一圈,他又抹一下眼睛,那只鸟似乎在变小。

他有些着急,使着莫名的气力,身体好似快了一些,他希望在事情变得不妙之前抓住它。

可惜尽皆徒劳,那鸟自顾自的缩小。

什么是无法放弃的绝望,他所幸没有领会到,尽管他情愿承受那样的痛苦。

他果然抓住那只鸟的腿,虽然他只感觉自己手里抓着自己的手,此刻这鸟更像是一只蚊子,在云层里钻来钻去,他看起来像是抓着云朵飘移。

他已来不及多想,鸟变得惶恐不安,慌乱的拍扇薄翅,腿下微微颤抖。

他全身僵硬在一起,盯着那个令人不安的地方,他简直忘了自己正在干什么,他明白这正是自己最难熬的时候,无论如何,待这一切结束,他必将无所畏惧。

一直过了许久,也许只是片刻,鸟冷静下来,悠悠的飞着。

日渐行渐西,飞禽多了起来,有时从他身边滑过,卷起好一阵催命之风。

突然间又安静下来,白云孤独的挂在浅蓝高空,其它鸟不翼而飞,风亦远遁不知何往。

鸟将他带到了一片湖水的上空,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水,像一块灰色的镜子,巨大的岩石嵌在上面,露出一点斑白,在湖面映出若有若无的阴影。

似有感他来,镜子突然摇晃起来,风从轻声中开始吹拂。

一头巨兽突然从远处狂奔而至,直挺挺向镜子砸去。

啪!

并非镜子破裂的声音,湖面激起灰色浪花,寂静被彻底打破。

一时水花四起,水兽争相跃出水面,冲着天空大张其口。

鸟似乎已决定甩掉这个包袱,毫不犹豫的向着湖面俯冲而去,他能感受到那份决意,他已无法逃避,在离湖面很近的地方,他松了手,它只是该放过这只鸟了。

意外总在你自认为做好准备的时候发生,无辜的打你个措手不及。

鸟似乎完全不领情,在他松手时,猛的甩了下翼尾,一股大力甩出,便展翅潇洒离去。

他失去平衡,他的眼睛已经能从水中看到自己模糊的面孔,他赶紧将手撑到面前,湖面近在咫尺,好似正等待着他。

一条怪鱼忽然冲出,狰狞巨口向他咬来,他忽然不再害怕,他的手直直向前,伸进那张口里,待他眼里只剩下那怪鱼之时,世界陡然间停顿,随后迅速放大,等他回神,怪鱼已撞在指尖弹飞出去。

灰色的水流过他的指缝,将他的视野填满,他的手没入柔软的水中,身体向下落去。

他的手在水中探寻,恰似一片虚无,源源没有尽头。他的手臂陡然一震,下落的趋势顿止。

一股充实而又空虚的感觉自脑海升起,他就在那里,却好像堕入深渊,又极速升起。

他望着眼前的水,水中的泥,手掌陷入泥水中。

他的身体和脚弯过来,看来像骑在水坑上面,他觉得好笑,水虫在二者间欢快的跳动,这很优雅。

他朝前走,追向前面的风,何处不生美,尽似眼前风。

共 218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描绘抓鸟,在水里与水兽斗争,怪鱼搏斗,真是栩栩如生,让读者有身临其境在感觉,既能欣赏大自然的美景,又能看到他英勇顽强的意志。【:鲁励】

山东锈石大概多少钱
克拉玛依哪家医院看白癜风
四磨汤
为你推荐